《叛逆者》林楠笙的自述:我叫林楠笙,临难看,林满江比齐本安的性格更饱满

2021-11-25 09:08:20 文章来源:网络

(一)初出茅庐

我叫林楠笙,生于民国初年,正值国家风雨飘摇,民族危难之际。

上学之后我才知道父亲给我取这个名字的寓意:楠木高大壮硕,寓意我能茁壮成长,成为栋梁之才,笙字意指古朴、高雅、声动梁尘、余音绕梁。父亲极尽最美好的愿望都放在了我的名字里。

但直到我走向社会后我才真正知道我名字的寓意:临难而生。

我看过书上有句话说:长的是苦难,短的是人生。这句话用在我所生长的国家也同样契合。

1936年,通过我自己的勤奋和努力,我考上了复兴社干部训练班,我在班里并不是出类拔萃的学员,同班同学左秋明每次考试成绩都比我好,我优于他,可能是冷静和细致的性格,我欣赏他勇敢积极潇洒的个性,左秋明是我在特训班最大的收获。

后来,复兴社特务处上海区区长陈默群来班上选人,出乎意料的是,陈默群没有选左秋明,却选择了我。我和左秋明就此告别。临别时,他送了我一只钢笔。

带着对不苟言笑又睿智机敏的陈默群的崇拜,我来到了上海,我被派往大学校园执行任务,在校园里,一个梳着两条辫子、脖子上挂着口哨的女孩儿吸引了我,她站在一群正在打篮球的男学生中间,非常耀眼,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这样有活力的女孩子,阳光下,她的整个身体发着光,从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瞬间读懂了爱情。

她叫朱怡真,是一位富家小姐,她正好与我执行的任务有密切关联,陈默群命令我刻意接近她。

带着目的,我很快认识了她,并且凭借我还算帅气斯文的外表很快取得了她的好感,我们一起读书,一起弹琴唱歌,一起畅谈理想,她瘦弱的身体里散发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强大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我有一种感觉,她是和我以及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人。

(二)工具人

为了执行任务,我骗了她。因为她,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无能为力的痛苦,我没办法向她解释,因为我只是陈默群的一颗棋子。

陈默群用几近疯狂的方式想让我迅速满级,成为一名合格的特工,我亲眼看到他用残酷的方式审讯那些他眼里的犯人。我惊异于眼前这些与我分属不同阵营的“罪犯”面对严刑拷打时的坚定,他被打到伤痕累累、死去活来,都没有供出他的同伙,但陈默群身为区长,他自然有他的手段,他利用罪犯的家人用心理战术威胁对方,陈默群达到了目的,这位能经得起肉体上拷打的“地下党”,却没能经得住精神和情感上的摧残和威胁,他叛变了。

看着陈默群获胜的样子,我心里却没有一丝喜悦。目睹整个审讯过程的我,几乎要崩溃,这样的审讯方式,有些灭绝人性。

这对想要通过自己努力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于危难之中的我来说,有些讽刺,那一刻,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

陈默群以同样的方式要审问朱怡真。面对心爱的女孩,我不能无动于衷,我竭力为朱怡真找各种理由解释,以期望能帮到她,陈默群顺势将审讯朱怡真的任务交给了我。

曾经的恋人成了我的犯人,我一时间羞愧难当,但是我知道我的身份不允许我有太多的儿女情长,只期望她能快点说出陈默群想要的信息,以免受皮肉之苦,毕竟,她是一个富家女,没有必要受这份罪。

但她接下来的表现让我感到羞愧万分,一个还没有走出校园的女子,面对她昔日爱着的恋人,她的眼神里只闪过了一丝的伤心和绝望,我知道,这是对我的,但很快,她的身上又注入了另一种强大的力量,使她变得无比的坚毅和勇敢。

我想尽了办法也没能使她屈服,陈默群拿出了他的杀手锏,拉着她让她看枪决她同志的现场。

这场惨绝人寰的枪决现场依旧没有使她屈服,我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陈默群的整张脸,在枪声和犯人的惨叫中扭曲而又丑陋,这对他口口声声的民族大义是莫大的讽刺,而当时的我,不知该如何去反驳,更加没有能力去阻止。

我只知道,那些在他枪口倒下的人,是我们的同胞,他们并没有犯罪,他们也是救国救民的英雄。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弃笔从戎,不是为了看到同胞相残。

最后,朱怡真被她父亲救出,我庆幸,她没有死在我的眼前,否则对我来说,这将成扎在我心里的一根刺。然而我的爱情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我那时以为,这是为了伟大理想的牺牲。后来才知道,对她来说是牺牲,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失去。

(三)黎明之前

我迷茫,不知所措,每天看着陈默群接近于丧心病狂的执行任务,看着王世安无所事事的混日子,这与我最初的想象背道而驰,我带着对陈默群的崇拜来到上海,而我看到的陈默群,无异于一个不择手段的暴吏。

好在,他还有一颗为国为民的心,好在,还有一个顾慎言。

顾慎言是一个留着中分头,有着大眼袋的五十多岁的男人,他看起来与世无争,他既不像陈默群一样激进,又不像王世安一样消积,他像一汪春水一样平静而又温暖,看上去波澜不惊,但却又深不见底,顾慎言你整个复兴社的世外高人,虽置身其中,但又总是游离于是非之外。

朱怡真注定与我不是一路人,顾慎言于我而言也只是偶尔碰撞出的一种共识,我心里很清楚,我和他们不是一种人。

我还得继续替陈默群执行任务,我还得看他们在抗日大旗下的权力争斗,在此期间,我沦为了他们的工具,甚至成为他们作恶的帮凶,好几次差点送了命。

陈默群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我以此为信念执行了很多任务,亲眼见自己的同事牺牲,而王世安造成他们牺牲的罪魁祸首,我愤怒地质问他,面对无辜死去的同事,王世安一脸无所谓的态度,仿佛死去的是猪狗一样。

我不断与王世安发生着冲突,最后被关了禁闭。

当我独自面对自己的时候,我痛苦又迷茫。来到上海,我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我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职位,但现在的我,却是如此的痛苦,当理想照进现实后,我发现自己的面目变得越来越丑陋和狰狞,那一刻,我很讨厌甚至憎恶自己。

我追随的偶像,我信奉的真理变得越来越模糊,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更可怕的消息传来了:陈默群叛变了!

信念在瞬间倒塌。我被抽去了筋骨,瘫坐在墙角。他是支撑我在这污泥中挣扎前进的唯一动力,他是我坚持到现在的精神支柱,因为我坚信,纵使他再残酷再冷漠,他的理想是崇高的,一切都只是他的手段。

可是,他叛变了,我的世界仿佛在上瞬间崩塌。除了苦笑,我还能做什么?

看着窗外广阔的世界,哪一条才是我该走的路?那位意气风发又行事果断的陈默群,他怎么会叛变呢?难道我要一直在王世安这样一个自私又奸滑的官僚手下为着他的私利而奋斗吗?

我知道,陈默群是被王世安陷害了的,这并未让我感到欣慰,反而使我更加痛苦,我所效力的这个机构,竟是一个爬满蛆虫的臭肉!

我像暗夜里提着易碎的灯笼的盲童,一时间竟没有了方向。这时,顾慎言一眼看穿了我,他的一句话又重新给我心里注入了强大的力量:

“你的信仰不应该依附任何一个人,在我看来,信仰就是要在不断地实践和战斗中得到检验,最终方达坚定。”

也许是我不够强大,如果我足够强大,我一定能改变很多局面,我努力让自己更优秀,以得到上峰的赏识,我想脱离王世安之流的管控,我申请去了香港。

我和左秋明的重逢绝对是个意外。他的死对我来说如同一剂强心针,让我猛然警醒,我们坐在海边的长椅上讨论着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未来,我们对于《论持久战》所达成的共识,这种感觉无一不是醍醐灌顶的惊艳和愉悦,左秋明在瞬间打开了我的心结。

我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他两次送我钢笔的情景,想起他说的那句话:只要在一条路上走,总有一天会相遇!

我在那一刻,重新找到了方向,我要拿起他送我的笔,续写他没有完成的理想和人生!

我注定会成为一个叛逆者,我的信仰在信任与叛逆、寻找与等待中越发坚定,是的,如顾慎言所言:“你的信仰不应该依附任何一个人,在我看来,信仰就是要在不断地实践和战斗中得到检验,最终方达坚定。” 我也深信,打不死我的,必将使我强大! (未完待续)

关注乔治,如果觉得乔治的文章还能看,请点赞,明天继续更新!

我最喜欢的几个角色和演员《叛逆者》:林楠笙(朱一龙饰),陈默群(王阳饰),顾慎言(王志文饰),左秋明(代旭饰)

来源:粉红色的乔治

在电视剧《突围》当中,林满江和齐本安就是一正一邪的两大男主角,而从人物角色本身来看,其实林满江在整个故事当中表现得更加饱满一些。

也从三个方面来看,齐本安人物的饱满度并不高

对师傅程端阳

剧中从一开始就充分想表达出齐本安非常在意师傅程端阳,到了京州上任,立马也去拜访程端阳,也给程端阳各种修理屋子,还命令皮丹赶紧给师傅的床加固,后来皮丹似乎是没有在意这件事,也导致了师傅受伤,那么问题就来了,明明知道这个床不结实,为什么齐本安不立马去修理,师傅住的地方如此破旧,看来也是这么多年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师傅,是不是从某种角度来说,齐本安所谓的“孝心”不过是停留在表面,反而在实际行动上做得非常欠缺,也就是讲,说别人的时候大谈阔论,自己干的时候又推三阻四呢?

反观林满江,算是因为他的关系,当初傅长明送给了程端阳了一个大别墅,虽然这栋别墅是非法所得,足以看出来林满江一直都想着师傅,也就是皮丹不争气没有告诉程端阳别墅的事情,在林满江病入膏肓不想交代问题的时候,程端阳依旧没有出面,更加说明了林满江在程端阳心里的位置。

对子女的教育

齐本安的孩子年纪比较小,孩子上学的地方也和父母工作的地方不在一起,剧中很少展现齐本安对于孩子的教育,所以在人物的一点上,林满江对于孩子的教育算是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虽然他没有起到榜样的精神,但是在探讨人生的意义方面,林满江还是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无论在什么阶段,一个父亲都需要对孩子进行教育,像牛俊杰对牛石艳朋友般的友谊,林满江的儿子虽然在外留学,但他还是抽空还要和儿子聊聊天,相对比之下,齐本安算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几乎没有和孩子沟通的时间,过几年后,孩子到了叛逆期,齐本安还能教育好儿子吗?

无论是石红杏还是林满江,他们至少教育出了一个三观正的孩子,林满江给了儿子最好的生活和教育环境,石红杏把牛石艳放在身边,齐本安既没有给孩子一个非常优质的教育环境也没有带在身边,也没有经常联系,这样的父子关系一定是埋下了定时炸弹。

对身边人照顾

齐本安就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他也把工作和私生活分得很开,这么多年在人际关系方面也很欠缺,齐本安身边的人也离心离德,就连如亲人般的石红杏和林满江对他都颇有微词和芥蒂,可想而知这样的人在生活中似乎会很孤独。

林满江的人际关系网就精彩十分,对皮丹、石红杏的照顾,又笼络傅长明、靳支援的心,哪怕是临时启用陆建设都获得了一定的回应,从他们对林满江的态度来看,一方面展现出来是权力,另一方面也是林满江这么多年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下了很多心。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林满江欲望都是错误的,但是从影视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影视人物更加立体和饱满。

石红杏对林满江的崇拜不仅仅是从外貌方面,更大的原因是他对于工作的态度,如果从个人魅力来看,林满江第一,石红杏次之,齐本安才是吊车尾。

现实生活中,我们希望齐本安这样的人多一点再多一点,这样的风气才能正,人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动物,面对权欲的诱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迷失。

林满江工作的初期还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一个人,他的改变也是间接证明了复杂的人心面对这个复杂的生活环境下的改变,他当初给大家每个人买电视机就是一个无私的表现,后来为了扶持傅长明又大搞高买低卖的把戏,对比齐本安,林满江的人物是有变化的,也符合一个完整影视故事剧情的需要,像齐本安这样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无变化的人物,他仅仅是能够树立正义的门板,诚然他的看点也会少了很多。

在国产影视剧当中,近些年了观众对于坏人和好人的认知也发生了改变,前些年的一些坏人,像容嬷嬷,安嘉和这一类的角色都让演员们有心里芥蒂,很多演员也怕演了坏人就演不了好人的角色,近些年来,反而是坏人的角色在国产影视剧中更加出色,孙兴的笑,张东升“我还有机会吗?”这些坏角色无论过多久都能回味起来。

影视剧的角色拥有足够的情感饱和度,在表现人物和戏剧冲突的时候也具有较大的张力,观众自然能接受,其实越是坏人的角色,也更会受到观众的关注和好评。

从《突围》中来看,林满江和石红杏是两个塑造比较成功的角色,他们的欲望表现得非常透彻,他们的结局也是发人深省,可能很多人看不出来国产剧的进步,但是从国产剧的坏人角色来看,他们每个人的进步程度真的让我们惊讶,也特别希望影视会有更多的“坏人”出现。

齐本安、石红杏、林满江这三个人物你更喜欢谁?谁的结局会让你觉得很可惜呢?

来源:鹤岗影视青年

上一篇:可恶!又被甘望星帅到了!这个身材比例也太小衫,好身材展露无遗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锦州生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